中国道教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047|回复: 5

大江西派 汪东亭 性命要旨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5-31 19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台达子 于 2015-5-31 19:46 编辑

  (网络上版本多杂乱无章,且段落错乱,标点不明,已于2015-5-31细心校阅,稍正错讹,恰巧坛内也无此文章,发表出来,有心研读者皆可聊解大义,希望彰真人度世之婆心,也能作学者得入门之炬灯。)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汪東亭 自序

  蓋聞玄學。自黃帝問道于廣成子。以創其始。老子著道德經。以發其源。亙古迄今。成仙得道者。莫不以黃帝老子為宗也。予生性嗜慕玄學。搜羅丹經子書。博覽經史道籍。曆有年所。無非頗明其理。未得其訣。是以浪跡江湖。遍越名山。覓訪明師。十有二載。一日由匡廬經過。偶遇天秩吳翁。睹其豐神灑脫。必非常人也。故請問玄旨。答曰。子雖有仙緣。誠恐始勤而終怠。予以弟子禮事之。複詢其訣。師乃大發鴻慈。遂傳七返九還。金液大丹之法。火候次序之妙。予已心領神會。豁然貫通。乃知大道原在己身所得。決非向外求也。嗣後至漢。又遇柯懷經。李雲嵐。周俊夫。柯載書等四五道友。同參切究。頓悟全旨。始知起手。性命雙修之理。生人生仙。同出一源。

  下手功夫。明白玄關。一陽初動。神入氣穴。化生機緘。
次。地果還生。腹中覺有一物。活活潑潑。如盤走珠。
次。鉛汞交歸真土。仍從竅內發出。先天真鉛。謂之藥產。
次。藥物采歸爐裡。封固停息。以伏神氣。
次。氣滿督任。子進陽火。聚於乾頂。卯沐浴以益其鉛。午退陰符。降歸坤宮。酉沐浴以益其汞。
次。周天行滿。鉛氣飛盡。成一塊乾水銀。斯為丹矣。
次。用七日采功。神攢入鼎中。大藥始萌。
次。煉到火珠呈象。采大藥出爐。運行大周天。穿過後三關。降下重樓。落入黃庭。
次。靜養道胎。養到十月胎圓氣足。遷至上田。
次。寄居泥丸。百日冥目。始見天花亂墜。則出神之景至矣。
次。調神出殼。初出頂門。俟金光如車輪之大。即收歸於上田。
次。一出一入。漸漸純熟。能通天達地。遂以身化身。愈化愈多。不可勝數。古人謂之千百億化是也。次。萬殊復歸一本。煉神還虛。功行圓滿。永作帝鄉之客。
  俾學人閱其綱領。庶不致前後之混雜也。因不揣譾劣。勉成書一卷。名曰:性命要旨。彰明玄學。大開道門。亦不敢以為己作。引諸仙口訣。概而証之。願天下人人修此大道。超升上界。同享天福。是予之厚望也夫。

      
時光緒十三年仲秋月 中浣海陽汪東亭 序於北學草堂之玩月軒
性命篇上


大道起手。在乎性命。兩者合一。得其把柄。

  東亭曰:學問之大。莫大於性命。性命之學。不明於世也。久矣。故今將性命之玄旨。遂以發明之。蓋人父母未生之前。本來性命合一。到十月胎圓氣足。形動胞裂。猶如高山失足。咚地一聲。而性命到此。則分為二矣。自此性不能見命。命不能見性。少而壯。壯而老。老而嗚呼。是以上古至人。大發仁慈。教後世學者再入胞胎。重造我之性命。將我之神氣。入於竅內。合而為一。古人謂之性命雙修。而性命雙修。斯為仙道。男女交合。斯為凡道。凡道仙道。其道一也。凡道以女嫁男。仙道以男嫁女。凡道汞去投鉛。仙道鉛來投汞。凡道未濟 仙道既濟。凡道是順。仙道是逆。順行有生有死。逆修萬劫常存。凡道婦人懷孕後。有一物如豆子大。覺在臍下跳動。醫書謂之胎原。胎原者。人身從此發源也。由是而五臟六腑。由是而四肢百骸。由是而能視能聽。能持能行。由是而能仁能義。能禮能智。由是而能聖能神。能文能武。若達此理。乃凡父凡母交。凝成一胎原也。仙道自結丹頭後。亦有一物。如豆子大。覺在臍下跳動。惟斯命寶。上天所秘。聖賢仙佛。留下丹經子書。僉不肯明言直論。巧喻設象。萬號千名。無非此物。無非此竅也。如不諳此竅。而欲修道。真是涉水捕雞兔。登山索魚龍矣。三豐祖師云:修煉不知玄關。如入暗室一般。苟或不知玄關。但從何處采取?從何處烹煉?真種從何處覓?藥物從何處產?爐鼎從何處立?周天從何處運?陽火從何處進?陰符從何處退?卯酉從何處沐浴?小周天始終功夫。靡不在玄關用事。若達此理。乃聖父靈母交。凝成一玄關也。紫陽真人云:此竅非凡竅。乾坤共合成。是也。凡道無胎原。不能生男生女。仙道無玄關。又豈能作祖乎?學人先明玄關之理。待後行功。心有主宰也。得此法者。至簡至易。不得此法者。愈繁愈難。自知一天必有一地。一日必有一月。一男必有一女。一龍必有一虎。一龜必有一蛇。一雄必有一雌。一陰必有一陽。易曰:一陰一陽之謂道。呂翁云:玄篇種種說陰陽。二字名為萬法王。三豐祖云:女子無夫為怨女。男子無妻是曠夫。天下萬事萬物。莫不有對。若能知二八同類。三五合一。自然語一悟百。豁然貫通。再加平時熟讀丹經。仔細參悟。則無弗明矣。後信心愈堅。而功行愈篤。如撥開雲霧而得見天日也。抱朴子曰:世或有好道者。不見此法。不遇真師。無由聞天下之有斯妙事也。少年下手。立見效驗。若不能頃刻見效。便是偽師。哄弄愚夫。烏足信乎?然道有三秘。一曰采取。二曰藥物。三曰火候。三者之外。更有玄關。三豐所謂:不識玄關端的處。真鉛采來何處安?只知玄關。而不知采取。紫陽所謂:鉛遇癸生須急采。金逢望遠不堪嘗。只知采取。而不知藥物。紫陽所謂:鼎內若無真種子。猶將水火煮空鐺。只知采取。藥物。玄關。而不知火候者。上陽子所謂:外火雖動而行。內符閉息不應。枉費神功。以至逐節功夫。文武火候。亦如算法。九九八十一歸除也。其中細微。教人見子打子也。於是調息之法。人能知進氣者。其心愈細。而氣愈微。只消數十息。多則百余息。自然氣伏於下元。則其息長而遠矣。出於三焦之上。則其息短而促矣。所以靈龜千歲者。善調息之故也。常將日光下照。海水自然上潮。潮信至。則先天氣生。入藥鏡云:先天氣。後天氣。得之者。常似醉。是也。夫天氣下降。地氣上升。而萬物始生。男精和於女血。而胎原始成。丹道亦然。旌陽祖云:與君說破我家風。太陽移在月明中。又云:日精若與月華合。自有真鉛出世來。柯懷經云:日裡金烏。飛入廣寒。此所謂心中之陰氣。去和腎中之陽氣。陰氣得此陽氣。則有安身立命之所也。朝元子云:南邊血是砂中汞。北畔精為水內鉛。柯懷經云:風吹楊柳鉛情現。雨洒桃花汞性開。馬自然云:鉛汞鼎中居。燒成無價珠。都來兩個字。了盡萬家書。鐘離翁曰:除卻鉛汞兩味藥。其他都是誑愚迷。欲修先天大道。妙在一陽下手。冬至乃一歲一陽。月出庚。乃一月一陽。子時。乃一晝夜一陽。學者。須明白我身中一陽。身中一陽即外腎舉也。無念而舉斯為清。有念而舉斯為濁。豈不究哉?柯懷經云:一陽初動自心知。正是丹家下手時。華陽祖云:陽生之時。即起手之時。能於此時。下手又何疑惑乎?鉛返之際。運一點汞。以迎之。此章凝神入氣之時也。逐日行工。須藉巽風吹噓。則鉛盡化為氣矣。棲云先生云:人吃五穀。化為陰精。不曾煆煉。此物在裡面作怪。只用丹田自然呼吸之氣。吹動其中真火。水在上。火在下。水得火。自然化而為氣。其氣上騰熏蒸。傳透一身之關竅。流通百脈。燒得裡頭神嚎鬼哭。將陰精煉盡。陰魔消散矣。又覓元子云:陰精者。五穀飲食之精。苟非巽風坤火。猛烹極煉。此精必在身中。思想淫欲。攪亂心君。務要凝神調息。使橐籥鼓風。而風吹火。烹煉陰精。化而為氣。其武火能采取。又能煉鉛。文火能溫養。又能益汞。古人謂之文烹武煉。是也。所謂巽風者。後天呼吸之氣。乃母氣也。先天真一之氣。乃子氣也。以母氣伏子氣。如貓捕鼠。見賊即擒。則用風之法得也。子時用武火。他時用文火。用橐籥為武火。不用橐籥為文火。然火候未得師授。終難自知。天道無一息不運。丹道無一息不行。必要行到無息。方成一個大丹。而先天之氣。來自虛無。真正迅速。若起大明覺。則入於後天。非先天清真之氣也。倘稍遲。即轉經化為濁精而泄。亦無所用矣。悟真篇云:見之不可用。用之不可見。恍惚裡相逢。杳冥中有變。古人比喻親切。今人心內糊塗。反謂丹經不曾直說。良可嘆也。每當活子時。外形勃起。神入氣穴。用武火猛煉。少頃陽痿。用文火溫養。或一月之間。或百日之期。則我身內之玄關。自然透露矣。天秩老師云:人能知鉛汞二物。合成一物。則玄關始立矣。柯懷經云:玄關本無。待神氣交而後有。上陽子云:兩者相形。一物生焉。五化篇云。陰陽相搏。芝菌無根而生也。燥濕相育。蝤蠐不母而產也。以上言立玄關之法也。老子云:恍恍惚惚。其中有物。杳杳冥冥。其中有精。莊子云:北溟有魚。其名為鯤。魏伯陽云:知白守黑。神明自來。丹經云。真鉛真汞人不識。露出一鉤清淨月。此章言玄關初立。則五陰之下。一陽始生也。三豐祖云:玄關往來無定位。又云:黃庭一路皆玄關。此二句。蓋言玄關透露已久。活活潑潑。曾無定向。純陽祖云:玄牝玄牝真玄牝。不在心兮不在腎。窮取生身受氣初。莫怪天機都泄盡。悟真篇云:勸君窮取生身處。返本還原是藥王。此二段。言透露玄關之所。則男子之氣穴。與婦人之子宮。是也。而氣穴子宮。其地一也。其位同也。間有不同者。只是中間顛倒顛耳。如何是中間?程子曰:不偏不倚。是也。知此道者。則曰:君子中庸。不知此道者。則曰:小人反中庸。如何是顛倒?易曰:地天泰是也。既知顛倒顛。則可以盜天地之機。而成造化,程伊川云:若非竊造化之機。安能長生乎?陰符經云:其盜機也。能知盜機者。而命由我。不由天矣。且夫六合內,一虛竅者,則上天下地交媾。於虛竅之中。東日西月。運行於虛竅之外。而萬物得以生生無窮。實因天地之交感。日月之運行也。雖天地交感。日月運行。若無土為根基。而萬物何以發生乎?然五行無土則不全。五金無土則不生。五穀無土則不實。金丹無土則不成。金丹之始終。全賴真土以成功。蓋土者。意也。卻非後天之意。乃先天之真意也。尹真人云:真意者。乾元也。乃天地之母。陰陽之根。水火之本。日月之源。三才之宗。五行之祖。萬物賴之以生成。千靈承之以舒叅。總之莫能自悟者。真土也。或問曰:終在玄關處交媾。何也?東亭答曰:不在玄關處交媾。根基何所立焉?金碧古文云:上弦金八兩。下弦水半斤。兩弦媾其精。乾坤體乃成。即此義也。天秩老師云:修煉功勤者。效驗極速。只消三兩月。多則百餘日。玄竅補足。其物上至心宮。下至腎府。縱橫順逆。莫可遮攔。莊子云:化而為鳥。其名為鵬。丹經所謂菩提子。又謂舍利子。又謂黍米玄珠。又謂人參果。異名極多。無非喻我身中之種子也。無非喻我身中之玄關也。無非喻我身中之太極也。學者。煆煉至此。切勿犯淫。如有犯淫等事。大則必死。小則必瘋。可不戒之。

性命篇下


藥物火候。大小周天。依法煆煉。九轉成仙。

  東亭曰:煉到玄竅充溢。爐內自有藥物發生。則謂之真一之氣。又為先天真鉛。張三豐云:只在家中取。何勞向外尋?悟真篇云:此般至寶家家有。自是愚人識不全。陸子野云:家家有個家家有。幾個能知幾個還。白玉蟾云:原來家裡有真金。修真詩云:隨時藥料家中取。又云:認取家園真種子。好收海底白蓮花。以上所云:家中家。家家裡。家園。即自家之謂。切勿聽偽師之謬解也。夫藥物欲生。俄頃癢生毫竅。肢體如綿。心覺恍惚。壺中藥氣外馳。玉莖挺硬。丹經所謂藥產之子時也。華陽祖云:此乃藥產之法象。不可驚怪。一起驚疑之念。則神馳氣散矣。務須思慮頓息。以虛待之。不可妄起刻漏之武火。亦不可迷失真候。靜聽氣之動旺。沖虛子云:覺而不覺。復覺真元。覺而不覺者。陽氣未旺。不宜急進武火。復覺真元者。陽氣已旺。斯時速當下手采取矣。采取藥物。怎知不老不嫩耶?即張三豐云:月之圓存乎口訣。時之子妙在心傳。白玉蟾云:月圓口訣明明語。時子心傳果不訛。是也。而藥物采入爐。乃一候武火。封固停息。乃一候文火。達摩祖云:二候采牟尼者。即此也。張三豐云:只於二候金丹就。亦即此也。又云:尚餘四候有神功。乃小周天。升降沐浴之四候也。寂無禪師謂采取。從督脈上升泥丸。烹煉。從任脈降下丹田。為一周天。許旌陽謂乾用九。積得陽爻。二百十六。乃抽鉛度數。坤用六。積得陰爻。一百四十四。乃添汞限規。為一周天。柳華陽謂十二規。為一周天。伍沖虛謂子進陽火三十六。歇火於卯謂之沐浴。午退陰符二十四。停符於酉謂之沐浴。為一周天。陳泥丸謂天上十二辰。行至卯位則刑殺。運至酉地則德生。為一周天。參同契謂十二個月。逢春分而榆葉落。遇秋分而麥芽生。為一周天。其小周天。功法甚多。姑不具論。有行幾十周天。而滿足。有行百餘周天。而滿足。甚有行數百周天。而滿足者亦有之。總之凡一動即一煉。煉而復煉。周而復周。又云:積之不過百日。則精不漏而返氣矣。張三豐云:照此進功。築基可翹足而至。不必百日也。柳華陽云:百日是煉精之名。若少年功勤者。得丹速。則百日可期。若中年年邁之人未可定期。恐有外陽不生者。務要煉到外陽生。而外陽生者。又要煉到外陽不生。而外陽不生。何也?茲因鉛氣飛盡。煉就一塊乾水銀。方得龜縮不舉。佛經云:成就如來馬陰藏相。黃庭經云:閉子精路可長活。李虛庵云:陽關一閉。個個長生。圭旨云:逐日如此交媾。如此抽添。汞漸多。鉛漸少。久則鉛將盡。汞亦乾。結成一顆摩尼。是為金液大還丹也。悟真篇云:用鉛不得用凡鉛。用了真鉛也棄捐。此是用鉛真妙訣。用鉛不用是誠言。朝元子云:汞乾鉛自捐。紫賢真人云:學者問道至此。則知師恩難報。當盟心於天日之下誓當成道。以答師恩。若負師恩。如負天日也。子野真人云:用鉛之法。如捕魚兔之筌蹄。魚兔賴筌蹄而得之。既得魚兔。則筌蹄無用矣。張紫陽云:始於有作人難見。及至無為眾始知。但信無為為要妙。豈知有作是根基。有作者。交媾也。築基也。命功也。命者也。調藥。採藥。煉藥。以補其虧損。則固其命蒂也。無為者。煉已也。性功也。性也者。去三心。滅四相。絕六欲。斷七情。一切俗慮俱忘。則養其性根也。白玉蟾云:性之根。命之蒂。同出異名分兩類。合歸一處結成丹。還為元始先天氣。誠哉是言也。煉丹到陽純陰盡之際。自有陽光發現於眉端。已到陽光三現。速當止火。倘不知止足。必傾危矣。紫陽真人云:若也持盈未已心。不免一朝遭殆辱。所云止火。止其後天武火。遂用天然文火。悟真篇云:自有天然真火候。不須柴炭及吹噓。於是真氣盡凝於鼎中。必匿而不出。前文言小藥先生而後采。此卻言大藥先采而後生。須用七日采工。其採法。以雙眸之光。返視於鼎中。以兩耳之聰。返聽於鼎中。以心中之靈。注定於鼎中。一晝夜或兩三次。或四五次。餘時渾渾淪淪。如此行持。到七日之間。懸胎鼎中。則大藥始萌矣。黃庭經云:晝夜七日思勿眠。易云:七日來復。又云:復其見天地之心乎。丹經云:天女獻花。龍女獻珠。即此也。前小周天。以元氣為小藥。此大周天。以元神為大藥。這大藥。煉到如火珠之形。猛然六根震動。丹田火熾。兩腎湯煎。眼吐金光。耳聞風聲。腦後鷲鳴。身有涌動。鼻有搐氣。經此效驗。當採大藥出爐。行大周天之功。以靜而照。以柔而用。待動而引。護持而行。切防蹊路危險之患。則過關之法得矣。伍沖虛云:五龍捧聖。丹經云:轉神入定。是也。藥當此際。自然流動。活潑。必上衝於心。心宮不能透。自轉向下田。前至陽關。陽關已閉。自轉於後。而沖夫尾閭。尾閭不通。由尾閭而奔谷道。如谷道開而未防。大藥洩去。前功廢矣。此名下鵲橋之危險也。須以真意度過。則無患矣。而大藥沖尾閭不透。自上升夾脊。而穿玉枕。直貫頂門。佛云:一箭射透九重鐵鼓。即此義也。遂向前下至印堂。印堂髓阻不通。恐妄馳鼻下虛竅而洩。洩則前功廢矣。此名上鵲橋之危險也。學者不可不預防也。須以真意引過印堂。降下十二重樓。古人謂之服食。又云:一粒金丹吞入腹。始知我命不由天。而丹至於神室之中。點化陰神。謂之取坎填離。復成乾坤定位。此大周天之功法也。大藥既歸於中宮。須用抱元守一之法。其法如龍養珠。如雞抱卵。古人謂之養道胎。中庸曰:道也者。不可須臾離也。書云:允執厥中是也。元神寂照於中下二田。相與渾融。化一虛空境界。使元神靜養道胎。守至二三月。則元氣動機甚微。識性漸漸消磨。真性漸漸靈覺矣。守至四五月。則元氣因元神寂照。以絕飲食。斯為胎仙矣。更守至六七月。昏睡全無。頭目爽快。守至八九月。百脈住停。口鼻絕無呼吸。更守至十月之期。元神大定。已足純陽。華陽曰:十月道胎火。一年沐浴功。正謂此也。於是功到此際。則能生智慧。自有六通之驗矣。六通者:漏盡通。天眼通。天耳通。宿命通。他心通。神境通。是也。前煉精之時。精不走洩。則成漏盡通。此後方得五通。蓋天眼通。能觀天上之事。天耳通。能聞天上之言。宿命通。能曉前世之因。他心通。能知過去未來之事。惟有神境一通。若以識神用事。專喜言人間禍福。而不能保扶心君。則入於魔道矣。豈不嘆哉。須慧而不用。則能轉識成智。始得性固而胎圓也。胎已滿足。神以純全。斯時只知有神。而不知有氣。則識性死而真性靈。其胎不可久留。恐有滯胎之患。再用徙法。自中下二田。徙至上田。尹真人云:五氣俱朝於上元。三華皆聚於乾頂。靜養百日。直至功純。垂簾偶見。六出紛紛。遍彌六合。則出神之景至矣。猛然霹靂一聲。元神自天門而出。慎勿驚恐。驚恐則金光比散矣。如有奇怪之物。不可著認。俟金光如車輪之態。即收歸於上田。養至七日。再出又旋收焉。一出一入。由近而遠。切勿躐等。嬰兒幼小恐迷失忘歸。或有天魔來試。亂我心君。出入必須謹慎。方可成太虛之體。古人云:道高一尺魔高一丈。倘煉已未純之士。多由此境而壞也。若乳哺三載陽神老成。自可達地通天。入水不溺。入火不焚。入金石無碍。歷遍此驗。方行煉神還虛一著。九年面壁功夫。及臻形神俱妙。以待丹書下詔。方證天仙之果。永享無疆之福。古云:天地壞有時。仙翁壽無極。柯懷經云:萬物歸原只一圈。是也。然言雖淺陋。法自仙傳。後學若潛閱是書。下手功勤。靡不見驗。如能離塵脫俗。九轉丹成。指日可與鐘呂並駕矣。

補遺篇一


男女老少。皆可修行。精詳妙理。一見自明。

  東亭曰:男女修真。俱在己身用事。無非初下功夫。間有異焉。男子煉氣。在坎宮下手。坎宮。即臍下丹田。醫書謂之內腎是也。女子煉形。從離位興功。離位。即兩乳中間。古人謂之乳房是也。劉悟元云。太陽煉氣男子理。太陰煉形女蹄筌。須知煉氣是煉鉛。煉形是煉汞。男子不知真汞。是有陽無陰。女子不知真鉛。是有陰無陽。所以男子修真降白虎。女子修真斬赤龍。末後功夫。男女皆同也。男子知真汞。則知末後煉形一著。女子知真鉛。則知末後還丹一著。紫陽所謂後行長也。於人年老精神衰敗。又無陽生。意欲修道。多有畏其不能也。三豐祖云:人老原來有藥醫。訪明師。問方兒。豈虛語哉。今不待訪問。遂以此方兒告之。必先擇一靜室。邀三兩知己同伴。行住坐臥。俱隨己意。毫不勉強。照此進功。積神生氣。積氣生精。積之日久。飲食漸加。四體輕快。丹田溫暖。外陽勃興。從此一靜。則生機發動。不期然而然。此卻非術。理固如是。似水貯久生蟲。其義同也。以上盡言男女老人修行之訣。以下言汞生之旨。靈源大道歌云:休論涕唾精津氣血液。達本窮源總一般。此物何曾有定位。隨時變化。因心意。在體感熱。即為汗。在眼感悲。即為淚。在腎感念。即為精。在鼻感風。即為涕。縱橫流轉運一身。到頭不出於神水。神水難言識者稀。資生一節由真氣。一切常人。每到夜間睡熟。亦有陽生。不知採取。可惜當面錯過矣。圭旨云:陽精日日發生。世人不知翕聚。散在周身。變為後天之汞也。可見終日。所作所為。無不是汞用事。一到夜間。汞少必昏沉睡去矣。及至年老。海水枯渴。而無潮信。此是汞不流潤。精水絕矣。精路閉矣。眼精昏矣。耳朵聾矣。故曰:百姓日用而不知。是不知汞用盡也。欲要朱汞常存。須得水鉛以制之。悟真篇云:須要制伏覓金公。參同契云:太陽流珠。常欲去人。卒得金華。轉而相因。又云:河上姹女。靈而最神。將欲制之。黃芽為根。曰流珠。曰姹女。皆指真汞而言。曰金華。曰黃芽。皆指真鉛而言。丹經云:命無性不立。性無命不存者。此也。故曰:煉精化氣。煉氣化神。神即汞。而氣即鉛。豈不是鉛能生汞也。圭旨云:人見金之產於月。而不知月之光。本出於日。豈不是汞亦能生鉛也。鉛汞相生。風火交煉。及煉至鉛盡汞乾。斯為金丹。而且龜得夜明珠。而能脫殼。龍得闢火珠。而能飛騰。蛇得定風珠。而能永壽。狐得月華。而能變人。異類尚能如是。豈獨人不能得丹。其理明矣。蓋天地為一太極。各物具一太極。今例以人身太極之理言之。人即一太極也。鉛汞即太極之陰陽也。玄關即太極中之無極也。若夫伏羲河圖。先天對待。上德可以學之。上德者。乃童真之體也。大禹洛書。後天流行。下德可以學之。下德者。乃已破之體也。上德下德。煉法雖殊。及其成功一也。但真鉛。水中金。一與四。孫悟空也。真汞火中木。二與三。豬悟能也。玄關真土居中。生數五。沙悟淨也。豈不是三五合成一個唐三藏也。白馬者。正位居體。美在其中。而暢於四肢。世之讀西游者。能知三藏二字。則金丹之道。無不成矣。參同契云:三五與一。天地至精。可以口訣。難以書傳。譬如渡江以船。獲魚以網。無船江怎渡?無網魚怎獲?無法道怎修?饒君智過顏閔。實難強猜。余今直言。願同志者。一目了然。

补遗篇二


两者同出。故有异名。两者同入。一本共根。

  东亭曰:上德无为。不以察求者。上德是童真之体。不必求师传授有为之学。只行无为之功。下德为之。其用不休者。下德是已破之体。必要求师传授有为之学。早行栽接之功。盖破体者。必有亏损。若无栽接。基岂能筑乎?故云:气败血衰宜补接。道经云:按年接命。以作长生之客。释典云:老僧会接无根树。能续无油海底灯。吕祖云:啬精宜及早。接命莫教迟。圭旨云:果然接之则长生。不接则夭死矣。今人不明比喻。一闻栽接。即信伪师。置买女鼎。离形交气。以为是道。契云:杂性不同类。安肯合体居?余言:栽接。是从自己身中。后天返出先天真阴真阳。两味药物。丹书所谓九还七返。金液大丹也。故三丰祖云:万般渣质皆非类。真阴真阳正栽接。又云:阴阳交。铅汞接。要知是用本身铅汞栽接。切莫猜到女人身上。夫铅汞者。水火也。必要明白水火之根。即知栽接之义矣。道德经云:此两者。同出而异名。所以三教经书。异名同出。故有铅汞之分。水火之别。巧喻设象。万号千名。然皆不越阴阳之外。总在自己身中。故云:愚昧小人。得而行之。立超圣地。紫清翁云:性之根。命之蒂。同出异名分两类。合归一处结成丹。还为元始先天气。夫元始先天者。即身中水火之根。白虎首经至宝也。老子云:有物混成。先天地生。寂兮寥兮。独立而不改。周子云:无极之真。二五之精。妙合而凝。何谓二五?二者。六二居内。卦中女阴也。五者。九五居外。卦中男阳也。内外男女阴阳。和合化为真一之阳。所谓: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也。吞入腹中。所谓刀圭一入口。白日生羽翰也。盖天地间。无两不化来。子易云:对待者数。噫。乾坤交而万物泰。坎离交而一身泰。双修秘旨。尽泄于斯。谓非儒教可乎。更进而论之。颠倒圣功之水火者。即易所云:以男下女。是以亨之义也。盖火非寻常之火。其火由坎水生。足以开通脉络。是为真阳。水非寻常之水。其水由离火生。足以降伏熏蒸。是为真阴。崔公云:水真水。火真火。又云:铅龙升。汞虎降。吕祖云:乾铅坤汞金丹祖。龙铅虎汞最通灵。三丰祖云:真水火。配阴阳。世人莫要乱思量。饶尔无为空打坐。不免亡身葬北邙。水火尚不能知。从何栽接乎?所谓真水火者。盖水中之火。水不能熄。名曰真火。火中之水。火不能消。名曰真水。即是真阴真阳也。如再不明。试看前西游。红孩儿之火。四海龙王之水。不能救熄。后西游。火云楼之火。四海龙王之水。亦不能救。必要南海观音之水。方能了事。夫南者。离也。火也。海者。水也。火中之水。乃身中之真水也。红孩儿之火与火云楼之火。乃身中之真火也。观音者。观内之音信也。音信一至。水火自然既济。吕祖云:此中有真信。信至君必惊。泥丸翁云:精生有时。时至神知。朱元育云:时节一到。药物自产。余见西游记。人参果树。是这一味药物。栽接女鼎。无用愈无疑矣。但识药物而不知采取火候。也是徒然。丹书最秘是此三者。非是真秘。其中有分合内外。实难言也。试申论之。分则采者。采外也。取者。取内也。火者。神火也。候者。真息也。合则采取即是火候。火候即是采取。故云火候不在采取之外。采取即在火候之中。一到临炉。自家不能作主。必要黄婆登坛。分合内外。皆听黄婆号令。经云:黄婆乃中宫主帅。又云:婴儿姹女齐齐出。却被黄婆牵入室。噫。婴儿能骑白虎。姹女能跨青龙。黄婆只要一牵。这个神通何等广大。四象五行全藉土。信不诬也。愈知黄婆能降龙伏虎。黄婆能匹配团圆。不特此也。不刻时。中黄婆能分子午。无卦爻。内黄婆能定乾坤。丹道始终。全伏黄婆。盖黄者。中之色婆者。和之意来。子易云:主宰者理。此所以须臾不可离也。及至脱胎。紫清翁云:泥丸宫里有黄婆。又西游记。孙悟空每到交战时起。在空中自称曰:认得孙外公吗?只有黄婆认得清白。识得老嫩。夫黄婆在人。为真意。尹真人云:真意者。乾元也。自得吴师口诀。即知黄婆。是父母未生身以前面目。三丰祖云:本来面目常发现。是教人认识黄婆也。或问。发现可以见乎?曰:易。无思也。无为也。寂然不动。感而遂通。于此时。始得见黄婆矣。至于下手调药之法。分则采真阳真火。戊土也。取真阴真水。己土也。合则阴阳和。水火交。戊己迭而成刀圭也。以药产言之。分则要明白如何是壬水?是癸水?壬水阳。癸水阴。壬水清。癸水浊。壬水是真铅。是外药。是自外而来。故云:铅还向外求。癸水是真汞。是内药。是自身所有。故云:汞在家中取。合则归炉。烹之炼之也。以火言之。文火者。封固沐浴。止火温养是也。武火者。采先天之气。取真一之铅。采坎中之爻。取水中之虎。采黑中之白。取阴中之阳是也。以周天言之,阴符云:天地之道浸。来子云:流行者气。盖气到。即子时至矣。随用文火浸。浸变成武火。比喻冬至。复卦。一阳从地底渐渐升到天顶。故谓之进阳火。又名乾用九。九者。阳也。再从武火浸。浸化成文火。比喻夏至。姤卦。一阴从天顶降到地底。故谓之退阴符。又名坤用六。六者。阴也。这就是:复姤自兹能运用。金丹谁道不成功?诀曰:念不起。意不散。含光默。真息绵。文武转换。调匀自然。暗合天度。方可谓之周天火候。故参同契以六十四卦消长喻之。以一年节候喻之。以一月盈虚喻之。其中更有言不尽底者。参同契已详载之。故曰:神仙不作参同契。火候工夫那得知。此所以为万古丹经王也。总而言之。通篇所论之理。虽觉明白。要知皆是象言。幸勿自作聪明而自误也。故紫阳云:本立言以明象。既得象以忘言。犹设象以指意。悟其意则象捐。众仙垂语。虽不一律。然有一寓言。必有一实义。务要得象忘言。得意忘象。切不可泥象而执文也。噫!愿我同好。必要坚志。将心钻入理窟。苦读数年。一遇师时。真伪自分。邪正自别。何至当面错过?如不悟丹书。不明象言。朝王暮李。无怪乎指鹿为马。以羊易牛。不是置女鼎。便是买童男。不责自己胡涂。反云仙我。咄!有是理乎?余心不忍。特补此篇。以救之也。

辟邪篇


邪术异端。门户林立。煽惑人心。不可不辟。

  东亭曰:方今正道湮没。邪教蜂起。见有在家修道之士。误入傍门曲径。执迷不悟者。多也。迩闻俺中土。教门林立。聊以表之。有清静门。**门。金丹门。瑶池门。以及姚门。一指门。先天门。大智门。老君门。最上一乘门。种种傍门。姑不尽述。无非教人吃斋诵经。谓之修善果。戒杀放生。谓之积功德。存思死后。必为仙真。而归阆苑。或作佛祖。而归西天。以此蛊惑人心。败坏风俗。皇天震怒。官府知之而不容哉。向有在家门祝。出家僧道。捏造科录。与病人禳解星辰。代老人拜斗延生。或替死人做斋。超度亡魂。或遭灾厄。打醮保护地方。但此外道。焉有斯法力?实乃弄财。一大术局而已。且王公学士之家。亦被哄弄。以为前传后教之事。不曾究及。未必明其理。不知其幻乎。更有引诱人出家。削发改妆。学习沙门规矩。谓之皈依佛氏。有开设禅林。招摇四方僧人聚会。用艾火。灸头顶。打七跑香。给文帖衣钵。谓之受戒和尚。有待老死。用火焚身。谓之脱化。有提公案。参话头。冥心打坐。盲修瞎炼。谓之修行。有搬运存想。咽津纳气。守静观鼻。谓之学道。有终日忙忙。募化功德。建修寺观。实为已身营谋。有吞日精。吸月华。注想长生而不老。有步罡履斗。书符念咒。拿妖捉怪。骗人银钱。有用五金八石。讲炉火。炼黄白。拐人资本。有黑夜纠集男女。入立空室。赤身露体。比脐合气。以为传道。有用女子作鼎器。采取首经红铅。凝结丹药。只望白日而登天。纷纷邪术。难以悉举。概行不义之事。实属伤天害理。惑世诳人。饶尔逃过法网。料知难逃业报。倒不如改务正业。归入正道。何等乐哉?但望天下善男信女。明其弊端。知其妄谬。固不被斯坑陷耳。

太极图说批注序

  太极之理。微矣哉。妙矣哉。至无而含至有。至虚而含至实。无形无象。先天而立其体。后天而发其用。不可以知知。不可以识识。拟之则失。议之则非。古人强图之以○。强名之曰道。曰虚无。曰先天一气。曰无极。曰太极。曰道者。无名之名也。曰虚无、无极者。自未生物时言之。曰太极、一气者。自方生物时言之。其实虚无、一气、无极、太极,总是道之一个物事。非有二件。在河图洛书。即中五之中一点。在先天后天。即阴阳相交之中一窍。惜乎为气禀所拘。人欲所蔽。顺其后天之阴气。迷失虚灵不昧之本宗。流荡忘返。深可慨也。仆慕道久矣。乙未冬。托足汉皋。适闻汪东亭先生抱道在躬。缘执弟子礼。叩以先天后天之奥旨。蒙垂慈答曰︰伏羲氏之河图。而虚其中者。先天也。老子曰:无名。天地之始。性也。即此物○也。儒有黄中之中。释有空中之中。道有环中之中。是指天地交成一点灵光也。神禹氏之洛书。而实其中者。后天也。老子曰:有名。万物之母。命也。即此物|也。儒有精一之一。释有归一之一。道有得一之一。是指父母交成一点真气也。此先天性命。自然配合Ф。欲求双修。亦复如是。儒曰一贯者。贯此一于中也。释曰归一者。归此一于中也。道曰抱一者。抱此一于中也。有中必有一。有一必有中。中包乎一。一主乎中。即是性不离命。命不离性。性命混化成此一物Ф。人人具足。个个圆成。处圣不增。处凡不减。虽蚊虻蚤虱之微物。莫不相同。邵子云︰一物一太极。物物各一太极。是也。第一出母胎。一物即分为二。及至破体。二又分为三矣。于是先天蔽藏。后天坎水下漏。离火上炎。水火不济。渐至老死。都为寻不着来时旧路耳。权以造端夫妇之道。合仙凡论之。凡道。外托媒人说一女子。临期送入洞房。男子一见。后天心肾合一。外阳勃举。立成此一物|也。却将此物,投入女子此一物O之中。片刻妇人怀孕。此以女嫁男。顺行之事也。仙道。内明本身姹女。亦有此一物O也。时至婴儿出现。先天心肾合一。外阳即举。亦成此一物|也。随请黄婆送入丽春院内。将此物中一线真气。投入姹女此物O之内。男儿亦片刻怀胎。此以男下女。逆修之事也。究之仙凡虽分两途,理路实无二致。只争顺逆之分耳。不观夫玄要篇之诗乎:却将姹女当时待。勾引郎君自外来。他如会心集云:九三男子来投宿。二八佳人去安床。黄婆说合为匹配。夫妻相爱似鸳鸯。颠鸾倒凤神气合。如醉如痴闹一场。忽然一点滴玄窍。固济牢封莫商量。从此圣胎已有象。太乙真精在内藏。指玄集云:自家精血自交媾。身里夫妻是妙哉。大成集云:自家身里有夫妻。说与世人真笑杀。总之千圣一贯心传。必须分清身内两重天地,四个阴阳之消息,方有下手处也。汪师如此云云,令人顿开茅塞。复出周子太极图说批注示之。再四讲求。始知系汪先生草创之。柯怀经先生讨论之。古吴孙吉甫孝廉更将文理修饰之。里面遂成全壁。读之益觉豁然。从此勤而行之。信乎杏林真人之言:吾自得师诀以来,知此身必不死,知此丹必可成。仆非阿所好而夸大其言也。亦非有所贪而虚张其势也。忆自丁丑病后。灰心铢视轩冕。尘视金玉。垂二十年矣。此外尚可求哉?不过念同志者。未逢师指。此事难知。特请付诸手民。以为学道之圭旨焉。是为序。
光绪丙申年春王正月豫章赵抱真慕韩氏拜书 于西昌别墅。


无极而太极

  太极在开辟之前。夫开辟之前。作何形状。盖未可知。以人身之太极推之。是必为太极也明矣。若太极之前。更有无极。愈不可知。孔子曰:易有太极。是生两仪。未尝言无极也。然则无极究何如者。人之有太极也。由于阴阳交感。其未经交感而散于阴阳者。无极也。天地浑沌之时。阴阳未分。岂有散于阴阳而待交感之无极乎?不知有后天之阴阳。即有先天之阴阳。开辟以后。后天之阴阳交。而成物之太极。开辟之前。先天之阴阳交。而成天之太极。则当先天阴阳之未交。其散而无纪者。即先天之无极也。无极二字。陆子疑之。朱子信而注之。特未详言其理耳。

太极动而生阳。动极而静。静而生阴。静极复动。一动一静。互为其根。

  太极者。何也?即浑沌也。例以人身之太极。父生母育之时。有一点灵光。明而且赤。与精俱下。以为一身之本。在天曰命。在人曰性。所谓不离乎气。不离乎气者是也。有主静之功者。于独坐时。自能见之。东坡诗云:中宵一点落黄庭。盖有见乎此也。人本天地以生。天地之太极。当不异此。其论动静。与汉张子远异。子远云:一动而生阴阳。此云动而生阳。静而生阴。盖有对待之阴阳。有流行之阴阳。对待之阴阳。由动而生。譬如人。生男育女。非动不能也。流行之阴阳。或生于静。或生于动。动静递嬗而阴阳不穷。譬如四时之运。冬而又春也。阴阳之流行。即至诚之无息。周子明言之,欲人从事于至诚也。动而生阳。其理易知。静而生阴。其理难知。今特详生阴之说。静也者。窈冥之谓也。一元之窈冥。在戌亥两会。一年之窈冥。在戌亥两月。一月之窈冥。在末后五日。一日之窈冥。在末后两时。此乃天地自然之道。人能顺之。动而无动。而阳孕阴之机。静而无静。而阴发阳之用。即谓之动生阴。静生阳。亦无不可。盖动静互为其根。正周子之说也。

分阴分阳。两仪立焉。

  阴阳分。乃阴阳自分。非分太极为两仪也。故阴阳虽分。太极自在。若太极变而为阴阳。则太极坏。天地又安得长存乎?以天地言之。乾上坤下。相隔不相通也。以人身言之。离为心。象取中女。阴也。心所藏者。性也。坎为肾。象取中男。阳也。肾所藏者。命也。昔人云:凡人未生以前。性命合一。本为不朽之身。一出胞衣。而性不见命。命不见性。于是凡而不圣。则阴阳之分。譬如夫妻反目。不复同居。其家不败者。未之有也。观此而下文自然之功用不可少矣。

阳变阴合。而生水火木金土。五行顺布。四时行焉。

  予观太极图阴阳。而心初疑之。其阳动一边。两阳夹一阴。厥象为离。于易。离为中女。阴也。而今反为阳。其阴静一边。两阴夹一阳。厥象为坎。于易。坎为中男。阳也。而今反为阴。即朱子注。亦谓火阳水阴。夫"太极图说"所以明"易"理也。孔子云。阳卦多阴。阴卦多阳。乃敢翻孔子"系辞"之案。果何说乎?不知阳变阴合。具有功夫。非如男女媾精可不学而能也。火阴水阳。乃常理耳。若有主静之功者。火非寻常之火。其火由坎水生。足以开通脉络。是为真阳。水非寻常之水。其水由离火生。足以降伏熏蒸。是为真阴。推之。木能生火。平火以养木。木植火中而质不焦。金能生水。炼水以成金。金沉水底而形不化。火能生土。燥土以培火。火居土下而焰不消。此所以颠倒阴阳。圣功之水火者也。不然,阴本静也。何以静而无静。阳本动也。何以动而无动乎。至言五行,而曰顺布。盖举时序言之。在天为自然之元贞。在人为自然之终始。非有功夫。而有功夫又在下文矣

五行一阴阳也。阴阳一太极也。太极本无极也。

  此二句复说上文。而颠倒出之。初看甚无大意。不知是由博返约功夫。孔子所谓一贯者也。天下万事万物。莫非五行悉数之不能终也。敛事物而归五行。初由格致之精。继由变通之妙。然使五行各居其所。而畛域终分。相生无以资不足。相克无以制有余。天地之间。生机必息。故必融五行为阴阳。而分者渐归于合。然易云:一阴一阳之谓道。乃指人道而言。若尽人合天。则太极是道。阴阳尤未尽其妙也。故必使阴阳还为太极。于是乎尽性。即于是乎立命。贤而近于圣。宜若可以止矣。噫。诗不云乎:上天之载。无声无臭。太极无质而犹有形。终非其究竟也。明太极本无极。又加一层功夫。天地不能限。鬼神不能知。散之则无痕。聚之亦无体。万古以来。微孔子其谁与归。

五行之生也。各一其性。
 
  太极生天地。天地各有一太极。天地生五行。五行亦各有一太极。五行之太极。不惟彼此皆同。并与先天之太极。亦无不同。太极即天命之性。书曰惟皇降衷。若有恒性。曰恒者。明天下蕃衍不齐之数。其性无所不同也。此云五行各具一性何欤?曰五行亦有气质之性。试问五味入药。或温或凉。即各一其性之验也。非天命之性也。

无极之真。二五之精。妙合而凝。

  上文言五行各性。不专指人身言也。就人身言之。五脏亦五行。而各有性。亦各有无极。但后天之无极。非先天之无极耳。先天之无极。即图中五行水火所缀之无极也。何者为真?即前所云:一点灵光。明而赤者也。何谓二五?二者六二。居内卦之中。女之少者也。五者九五。居外卦之中。男之少者也。卦以二五为偶。是其定例。此以喻夫妇合而妙。妙而凝。于时无极与精俱泄。而生生化化。遂无穷期。地天之泰。如是而已。

乾道成男。坤道成女。
    
  乾坤指父母。男女指小孩。夫无极之真。乾先至。而坤应之则成男。坤先至。而乾应之则成女。乾坤各有无极。即各有其真。而先入者为主。后来者不能争也。天地之产阴阳。亦犹是耳。

二气交感。化生万物。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。

  变化无穷。至诚无息也

惟人也得其秀而最灵。形既生矣。神发知矣。五性感动而善恶分。万事出矣。

  上文所言。均是天道而注。多就人言。盖天道难通。就人身以指点。较为亲切。庶令阅者洞知也。此则专言人事也。秀而最灵者。何也?盖羽虫秉南方火德。介虫秉北方水德。鳞虫秉东方木德。毛虫秉西方金德。独人为倮虫之长。秉中央土德。左氏所谓受天地之中以生也。惟其受中。故兼日月五星之气。而无美不臻。虽圣凡有别。而其为灵则一也。形者。气质也。神者。天命也。五性兼天命、气质两端。故感动时。有善恶也。苟其行所无事。如大舜由仁义行。非行仁义。匪惟无恶。即善亦不留其迹。安得有事。而世人之善恶。皆是有心。即是多事。恶故有罪。善亦无功。万事之出。就使每事留神。而百孔千疮。终难弥补。则逐末忘本。扬汤止沸。真不如釜底抽薪矣。

圣人定之以中正仁义。而主静。立人极焉。

  中正者。太极也。仁义者。阴阳也。以太极为体。以阴阳为用。明体达用之学。内圣由之。外王亦由之。似可以无憾矣。乃圣人不肯自满。而必尽主静之功也。夫主静二字。朱子易为"主敬"。后之尊朱子者。遂争言"静"不如"敬"。不知敬由勉强。静本自然。静也者。浩浩其天。无心成化。并此主一无适之心。浑而忘之。圣不可知之谓神。而向之中正仁义。亦返虚入浑。而不留其迹。人之无极耶。天之无极耶。胡为乎而测。

故圣人与天地合其德。日月合其明。四时合其序。鬼神合其吉凶。

  凡此者。皆无心者也。天地不自知其德。日月不自知其明。四时不自知其序。鬼神不自知其吉凶。顺乎性之自然。而毫无成见。惟圣人拾其全理。浑然泛然应之。未尝有心求合。而两闾之大。不能出其范围。盖其体既立。其用自神。初无顾兹失彼之忧也。

君子修之吉。小人悖之凶。

  不修不悖者。圣人也。修之悖之者。君子小人也。夫圣人初无吉凶之见。由博返约。洞烛本原。不必勉其修。而自无不修。不必禁其悖。而自无所悖。所谓安行也。若君子明知有吉。而为理所范。皇然修之。其功虽有浅深。均能造福。小人明知有凶。而为欲所歆。毅然悖之。其过虽分轻重。均能招殃。精神所至。天地应之。通塞寿夭。胥判如此矣。

故曰。立天之道 曰阴与阳。立地之道 曰柔与刚。立人之道 曰仁与义。

  此《易 系辞》之说也。阴阳。刚柔。仁义。谁不知之?所难者。立其道焉耳。立者。立乎其先。而怡然涣然。不着于欲。并不着于理。而阴阳。刚柔。仁义。莫非此怡然涣然者。生生不穷。而左宜右有。谓其阴而又阳。谓其刚而又柔。谓其仁而又义。溥博渊泉而时出之。而所云天地人三道。亦旁观者分之。而在己并无容心也。敛之藏一心。放之弥六合。握中和之准。定位育之功。非具盛德。其孰能与于斯。

又曰。原始反终。故知死生之说。

  有始即有终。有生即有死。但死生可知。而未生以前。既死以后。则不可知。其说若何?曰:观乎复而一阳动。即知生。观乎姤而一阴萌。即知死。不但此也。生者死之本。观生时之作为而死可知。死者生之机。观死时之情状而生可知。大抵人之初生。各有天命。气即与命俱。理即与气俱。以理摄气而精完。以气壮理而神固。生固生也。死亦生也。其在常人。日沉酣于人欲之中。而理久澌灭。其气虽不遽散。而无以为之主。断不久长。死固死也。生亦死也。间有能文之灵鬼。享福之庸鬼。衔冤之苦鬼。耿耿一灵。不肯消化。亦但如电光石火。疑有疑无。且难至数百年。况与天地同寿乎?因思三教皆名为道。而老氏符录。释氏经咒。儒氏诗文。其非本旨。灼然即数千年以前。老氏深根固蒂。守中抱一。以命而全性也。释氏和合凝集。决定成就。以性而全命也。孔子尽性以至命。孟子养性以立命。皆为性命双修。有利无害。岂非死生之说。了然于胸中哉。
           
大哉易也。斯其至矣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道元 +500 收起 理由
寿岳山人 + 500 弘道精华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6-1 07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拜读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6-6 0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道友辛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6-6 19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
谢谢山人道友.愿有助益于大家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6-9 01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分享、道友辛苦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6-9 14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龙真子 发表于 2015-6-9 01:20
感谢分享、道友辛苦了

感谢回帖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中国道教论坛 ( 豫ICP备05017874号-2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0 )

GMT+8, 2018-4-20 05:21 , Processed in 0.656250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Win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